• Nokia5800 x 西门口.广州

          自从小时候亲眼看过变装乞丐以后我就很少再对街上的流浪者给与施舍。对上一次已经是在地铁出口看见一位断掌大叔卖艺术字画的时候-体残志不残靠有限能力换来报酬,这样的字画就算并不裱装,多买几幅也未能尽表敬佩之意。

          这次亦是在地铁口,一辆自己焊接的手推车,一台破旧的收音机,一只始终趴在身边的小狗,老者就这样赤裸地照顾着自己那位已经不能自理的另一半。老偻有老者的陪伴,老者有忠犬的陪伴,小犬亦有这一对的陪伴,这样的羁绊又有谁能解开?社会上许多的分分合各,冲动与遗弃,我们又有何资格看不起他们?